JJ德州扑克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金融 >> 正文
工業化模式:泉州、溫州、蘇州的比較研究
 
文章來源:企事業   添加人:企事業   添加時間:2004-8-20 14:43:05

內容提要:工業生產能力直接決定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競爭力。工業化是發展先進生產力、提高地區競爭力的重要途徑。改革開放以來,泉州、溫州、蘇州把握先機,從發展農村工業起步,進而推動整個區域工業化,走出一條獨具特色的產業發展之路,成為中國沿海地區發展較快且具有一定典型意義的工業化范式。分析研究這些地區工業化啟動、演進和轉換升級的模式,有助于探索大國中一個地區發展先進生產力、提高地區競爭力的路徑和規律。 關鍵詞:工業化模式 產業競爭力 發動主體 資本形成 技術選擇 工業生產是一個國家或地區實體物質財富的主要來源。“從歷史上看,工業化一直是發展的中心內容,” 是發展先進生產力、提高地區競爭力的主要動力。工業生產能力是決定一個國家或地區產業競爭力能否持續提高、經濟競爭力能否持續增強的重要因素。改革開放以來,泉州、溫州、蘇州把握先機,從發展農村工業起步,較早依靠市場經濟走上工業化道路,走出一條獨具特色的產業發展之路,推動區域國民經濟高速增長,成為我國率先產值超千億、產業競爭力較強、地區經濟競爭力持續提高的少數幾個地區,形成中國沿海地區發展較快且具有一定典型意義的工業化典型范式。這些地區的工業化進程,也是地區產業競爭力和整體經濟競爭力不斷增強的過程。分析研究這些地區工業化啟動、演進和升級的模式,有助于探索大國中地區工業化成長模式與推動地區經濟增長、提高地區經濟競爭力之間的互動規律。 一、發動主體比較。泉州、溫州兩市工業化主體主要以私人為主導,屬市場主導型工業化。蘇州市工業化是在社區政府的直接推動下產生和發展,屬于以社區政府為主導的政府主導型工業化。 改革開放以前,泉州、溫州兩市國家投資少,國有工業十分薄弱,鄉村工業幾乎空白,政府財政十分困難,鄉鎮、村級集體積累很少,政府對發動工業化心有余而力不足,民間閑散資金成為發動工業化的主體,表現為工業化初期大量農村家庭工業的出現。泉州、溫州兩市在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時,大多數鄉村都同時把集體的耕牛、倉庫、山地及少數集體積累,或承包給個人或分散到各戶,引致農村家庭工業和私營企業發展。但在工業化進程中,泉州、溫州由于不同的區位和人文環境也走上不同的道路。泉州市擁有700多萬的泉州籍華僑華人、港澳同胞及900多萬泉州籍臺灣同胞,又臨近港澳,一些泉州籍港澳同胞及菲律賓、新加坡等地華僑先后回鄉投資,創辦三資企業,走上一條家庭工業、私營企業、三資企業共同推進工業化道路;溫州市則主要通過私營企業自身發展推動工業化。而蘇州市改革開放初期便擁有相當雄厚的城市國有工業和一定基礎的鄉村工業與集體資產,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時沒有分散集體資產,鄉村政府創辦作為“隊為基礎、三級所有”的集體經濟部分的鄉村工業便自然充當農村工業化的馬前卒,社區政府是大多數鄉鎮企業發展的資金提供者、經營管理者和風險承擔者, 成為發動工業化的主體。而且,當時蘇南(包括蘇州)群眾集體經濟意識很強,“在集體經濟和個體、私營經濟的選擇上,(許多群眾)仍然傾向于自己從中得到很多實惠并對社區和國家做出很大貢獻的鄉鎮集體經濟”;“從1978年至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城鄉集體經濟一直是蘇南工業經濟發展的主體和基礎。” 到2001年底,泉州、溫州兩市非公有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都超過90%,非公有制企業成為發展國民經濟的主體。

 行業動態
JJ德州扑克